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中心
主题 : 慰安少女
级别: 社區六級
UID: 86605
精华: 1
发帖: 225608
金幣: 32969971 個
威望: 200592 點
貢獻值: 156 點
邀請幣: 1423590 個
在线时间: 1001(时)
注册时间: 2018-05-25
楼主  发表于: 01-16

慰安少女

  第一章楚芸的偷袭(上)

  公元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华夏方面组织人民群众和军队官兵和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游击战,虽然说歼灭了大批的敌军和伪军,但代价也是十分巨大的,完全属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日军一开始被打的晕头转向不过等到他们熟悉了华夏军的游击打法之后就能够应付自如了。

  特别是他们有一只叫做血衣门的神秘特工力量混入军中,他们精通格斗,武器,情报等多方面的技能,简直是全能战士,给华夏方面造成了巨大的威胁。有了血衣门的加入,很快日军就占据了全面上风,眼看一片片的华夏土地就要沦为岛国的殖民附属了。

  楚芸是华夏某方面军的一名战地实习护士,她今年刚刚从学校里毕业,今年还不到20岁,却已经长得貌美如花,号称该军的一朵金花。在一次战斗中,她不幸被血衣门抓住,卖做军妓。在日军中女性通常是专门为了满足军人欲望而存在的,她们被称做慰安妇。她们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和士兵们上床,满足他们的各种生理欲望。而血衣门作为日军中的王牌,他们的慰安妇自然也是档次最高的。

  他们抓到了楚芸之后立即就看上了她,于是就想把她包装了一番后献给了血衣门中的高级将领野平。楚芸拼命抵抗但她一名弱小女子哪里是血衣门的对手,好在楚芸虽然被抓但暗中还一直和组织上有联系,所以并没有失去方寸,半推半就的就送到了野平面前。

  野平不像一般日本男人那样长得五短身材,而是高大英俊,身体也很强壮,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彪悍的气息。他是日本国内地下黑拳赛的拳王冠军,不知有多少人命丧一双铁拳之下。野平在血衣门中也十分高傲,一般的慰安妇还看不上眼,所以楚芸这一次就送到他那里去了。野平见了楚芸之后也是眼前一亮,这身材超棒,皮肤也是白里透红,水嫩嫩的,比那些什么白领,学生妹的漂亮多了。

  野平一见就食指大动,嘿嘿笑着朝楚芸走去。

  第二章楚芸的偷袭(下)

  楚芸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淡定一些,因为她刚刚接到上级传来的秘令,让她偷偷潜入血衣门中窃取情报。果然野平见到了楚芸娇滴滴的模样之后,一下子就放松了警惕,看到了楚芸之后野平立刻就露出了色相。要知道在日本,色情文化本就十分发达,女性往往十四岁就有过卖淫的经历,而男性在十五岁之内也都品尝过禁果了。而这些日本军人平日里因为作战任务往往都憋了很久,所以就需要在空闲的时间好好的泄泄火,就像此时的野平一样。他的眼里暴露出了猥亵的目光,看的楚芸一阵恶心,心里对眼前这个高大男子充满的厌恶。

  野平嘿嘿淫笑着一双大手就要朝楚芸的胸前摸去,楚芸啊的惊叫一声就要用手抵挡,眼中突然瞟过野平的裤裆,那里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竖起了一顶巨大的帐篷。将薄薄的迷彩裤撑的鼓了起来。楚芸俏脸一红,作为护士的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突然她的眼中瞄到了自己被丝袜包裹住的修长的双腿自己脚上的黑色中筒皮靴,自己全力一脚应该能将他那里踢断吧,哼哼,看我怎么废了你。楚芸的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想到这里,楚芸面对野平近乎无赖一般的野平,竟然十分大胆的娇躯贴了上去。这一下反而是野平有些不解了,他知道眼前美女的身份,可是和那些慰安妇不同,是从华夏国抓到的正宗华夏美女,他自己也抓过华夏女人,想要强行和她们发生性关系,可是那些女子无一例外都是忠贞不二的主,宁死不屈,没想到华夏竟然还有如此开放的女孩,不过,我喜欢。野平嘿嘿笑着,一双咸猪手不停地在楚芸身前比划着,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将眼前美女扒的光光的上床嘿咻时候的场景了。

  楚芸一边不停的挑逗诱惑着野平,一边看着他胯下的巨物变得越来越大,几乎要将拉链撑裂。楚芸都能看到他裤子里面的那团黝黑,而野平的身体不知为何变得愈加热起来,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而他自己的双腿也不自觉的分开了一些,好让胯下能有更大的空间。好,就是现在。

  楚芸心中暗道。她突然一个毫无预兆的抬腿,膝盖之处狠狠的顶进了野平的两腿之间。

  野平此时眼中尽是欲望之火,完全没有想到眼前这只待宰的美丽羔羊会突然发难,偷袭自己,所以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碰,嗷!两个声音几乎是商量好的一前一后的默契的发出,野平痛苦的弯下了腰,看着自己的兄弟极速萎缩着,由于裤子卸去了一部分力量所以这一下并不是如何的痛,野平脸上痛苦的表情只是持续了片刻就慢慢淡去了,随之脸上闪现出一股愤怒,上一次那么狼狈还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时候呢,而且还是在女人面前,野平只觉的胸中一股无名火起,对着楚芸就是叽里咕噜的一阵鸟语,楚芸虽然听不懂但也明白一定极为不堪入耳。野平骂了一通之后突然目光变得呆滞了。

  因为他感到下体一阵酸痛传来,自己竟然又不由自主的弯下了腰,看见了一条包裹着肉色丝袜的动人美腿,正娇俏的挺立在跨间。

  由于这一次野平的兄弟没有挺出来,无法挡住攻击,所以这一下十分精确的命中了裤裆深处最柔软的地方,给野平好好的泄了下火。虽说野平是黑拳的拳王,浑身抗击打能力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层次,但他并没有练过金钟罩和铁布衫,裆部还是很怕痛的。

  所以楚芸并没有很用力的踢,野平就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野平完全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本来是游移在楚芸身前的一双咸猪手,以极快的速度向受伤的裆部捂来。可是他没有想到,楚芸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连续的抬腿,坚硬的膝盖啪啪啪的连续顶了野平的裆部五下。「嗷嗷嗷!」野平丝毫不顾形象的惨叫起来,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一身健硕的肌肉此时都成了无用的摆设。成大字型躺在地上,脸上冷汗开始往下冒,表情十分纠结。裤裆的位置不知何时湿了一大片。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还只是个开始,楚芸俏脸冰冷的走到野平两腿之间,左脚在前,右脚在后。

  看到这个姿势,野平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nonono!!楚芸嘴唇紧抿着,突然对着野平罪恶的地方全力踢出一脚,坚硬的皮靴狠狠踢中野平的胯下,裤裆处瞬间被挤压的变形。「嗷嗷嗷嗷嗷!!!」野平痛苦的惨叫着,他感到自己下面都要爆炸了,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迷过去。正在这时,房间的门碰的一声被打开了。一个光光的脑袋探了进来。

  第三章光头佬的回忆(上)

  岩田绰号和尚,是血衣门的一员猛将,虽然不如野平地下黑拳拳王那么厉害,但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猛男,一身肌肉与野平相比也相差无几,今天他接到密报,上级让他和野平一起去执行一个任务,他第一时间就来找野平商量行动计划,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听见野平传来的惨叫声,岩田大吃一惊,军人的敏感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他屏住呼吸,不动声色的开了门。本来他还以为是敌袭,可是里面的景象却出乎了他的意料。只见一名长得很漂亮的美女站在一边,而野平却浑身狼狈的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岩田更加奇怪了,看那名美女并不像个练家子,怎么会把野平打倒在地呢?这不科学啊。

  下一刻,他的眼睛就瞬间睁大,眼珠子几乎就要掉出来了,我的天哪,那美女竟然一下一下的踢着野平的裆部,看起来纤细性感套着黑色皮靴的小脚不停的在野平脆弱的要害部位做着亲密接触,这别说是野平了,就是一头大象都承受不了啊。「住手!放开他!」岩田怒吼一声就冲了上去,虽说野平和他平时是竞争对手关系不算太好但好歹都是血衣门的,而且他也清楚那里被踢了会有多痛苦,自己的一名很要好的战友就死在了女人的脚下啊。岩田的脑袋里闪过了三年前不堪回首的一幕。

  三年前,岩田刚刚从军校毕业,分配到了京都的一个宪兵团中,当时的京都不像现在,治安很差,打架群斗那是正常的,而当时京都就只有这个宪兵团一支武装力量,所以就担负起了巡逻执法的重任,宪兵团的人两两分为一组,在京都的大街小巷里巡逻。岩田和另一名叫做原泽的大汉分在了一组,这一天,二人正在例行巡逻的时候突然冲出了一名学生装束的人,有男有女,突然冲出来抢劫路人,还将其中一人按倒在地群殴。

  岩田原泽二人见状连忙冲上去,三下五除二的将这群学生装束的少年打跑。

  可是其中的两名少女跑的慢,并没能逃脱,被岩田和原泽围在墙边。原泽本来就是个急性子,又是出生在贫苦人家,平日里最痛恨的就是这种拦路抢劫的勾当,所以此时他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冷冷地看了那两女的一眼,拳头握的紧紧的,仿佛一头吃人的猛兽一般。两女虽然害怕却强壮着胆。

  丝毫不避让的看着原泽,这时才发现眼前的二女都长得极为标志,是少见的美女,二女身高都差了岩田原泽二人一个头,但却丝毫无法掩饰二女的身材高挑,宽松的校服也无法掩盖住二女身材的凹凸有致。二女的长相也很类似,看着像表姐妹的样子,她们都穿着学生妹穿着的样式统一的校服短衣短裙,唯一的区别是一女穿着白色丝袜黑色布鞋,一女是黑色丝袜红色短靴。

  原泽和岩田毕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很快就有些忍不住了,这时候,原泽和岩田的目光都集中在穿黑丝的美女身上,却没有看到另一个女孩已经悄悄绕到了原泽身后。「啊!」原泽忽然发出一声大叫,浑身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他的两腿之间出现了一只精雕玉琢的小手。

  第四章光头佬的回忆(下)

  「对!就这样抓着他那里别松手。」黑丝女孩精光一闪,对着后面的女孩说道。后面抓着他裆部的白丝女孩感觉自己的手抓到了一团软软的肉,使劲一捏就从自己手中滑脱出去。「嗷嗷嗷嗷!!」原泽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声,额头上冷汗直冒,咬着牙忍受着剧烈的痛楚,他实在想不到这女孩子竟然这么狠毒,对自己的蛋蛋下手,还那么用力,完全不计后果,这要是搞坏了就完蛋大吉了。原泽的身体剧烈的摇晃着,想要挣脱开来。

  这时,只听见前面的黑丝女孩大叫了一声「我来啦。」就加入了战团,一对如玉般的纤细小手就往原泽的胯下而去。「哦!不要不要啊!」四只小手同时在原泽的裤裆里运动着,原泽如何受得了如此摧残?咆哮般的狂叫起来,但无奈双拳不敌四手,被二女用几乎无赖的方法压制在墙边无法动弹。而此时的岩田见原泽那么快就被制住了,也是吓得冷汗直冒,远远的躲在一边。

  二女七手八脚的将原泽压在墙上,悲愤交加的原泽突然感到下身一凉,黑丝女孩竟然拉开裤裆上的拉链将原泽的生殖器都掏了出来!随后,一只柔软就握在了上面。「哦!」原泽开始呻吟了起来,握在肉棒上面的小手给他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快感。

  很快,肉棒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着,颜色也渐渐泛红。白丝女孩也想上来抓,可是肉棒已经握在黑丝女孩的手中,所以白丝女孩只能抓着后面两个硕大的蛋蛋,这一下正好犯了禁忌,原泽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痛苦了起来,先前的呻吟声也变成了惨叫。

  正在这时,肉棒忽然一阵毫无征兆收缩,随即龟头处就射出了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啊!」二女同时尖叫一声松开了手后退。可是还是溅到了二女的衣服上。

  二女可不是什么好脾气,顿时一脸愤怒的瞪着原泽,把原泽看的一阵心慌。突然,黑丝女孩娇喝一声,飞起一脚踢在了原泽下体裸露的生殖器上面。黑丝女孩在愤怒之下用力极猛,红色皮靴那坚硬的鞋头狠狠命中了左边的蛋蛋,几乎把蛋蛋踢碎。「嗷嗷嗷嗷!」钻心的疼痛进入脑海,几乎要了原泽的命。可是这一脚只是开始,黑丝女孩发疯般的连续猛踢原泽的下体,皮靴击打在蛋蛋上面发着砰砰砰的声响,伴随着原泽的尖利惨叫。

  一轮猛踢下来,原泽已经倒在了地上,浑身痛的瑟瑟发抖,狼狈不堪。可是这还没有结束,另一个暴力的女孩还没开始惩罚呢。白丝女孩大叫了声:「我来。」然后就冲过来对着原泽伤痕累累的蛋蛋踢出了无比狠辣的一脚,整个脚尖完全陷入了囊袋之中,几乎将蛋蛋踢飞。「嗷嗷!」原泽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嚎叫了,累的跟狗似的躺着地上不停地喘着粗气。白丝女孩对着原泽的蛋蛋连续踢了五脚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此时原泽的下体已经是肿的吓人,一片狼藉了。

  黑丝女孩和白丝女孩同时对视了一眼,二女忽然伸出小脚,放在了两颗伤痕累累的蛋蛋,同时用力一脚踩下去。噗噗的两声闷响,原泽的蛋蛋爆在了二女的脚上。原泽在剧痛和屈辱交加之中昏死了过去,身体也不再动弹了。而远处的岩田看着这一幕只能默默的闭上了眼,不忍目睹。

  第五章光头佬之殇

  最后原泽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而光荣牺牲。血淋淋的例子就在眼前,岩田怎么能让惨剧再度发生在面前呢?当下他大吼一声:「住手!你要干什么!」就冲了上去。但是楚芸听不懂日语,不明白他在说什么,而且她此时心里一直想着要废掉野平,所以没有理睬,依旧我行我素的用脚踩着野平的胯下,使劲的踩,等到岩田将她推开的时候地上的野平早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歪着脖子昏迷了过去。

  「巴嘎!」岩田愤怒的一拳就朝着楚芸砸了过来,楚芸看着面前越放越大的铁拳没有惊慌,一扭头躲了过去,同时双手也挥拳朝着岩田攻去,楚芸毕竟是当兵的,会些功夫,二人竟然就房间里放对起来。

  本来楚芸一个女子决不是岩田的对手,毕竟力量上差太多但楚芸胜在身体灵活,而且房间里地方小,施展不开,所以一时间,岩田并不能奈何得了楚芸。不过这个局面持续不了多久,岩田就占据了上风,楚芸节节败退缩到了墙角,身上也中了好几拳,痛的楚芸眼泪都要出来了。岩田见状,忙加大了自己的攻势。

  正在这时,楚芸突然右手成插掌朝岩田眼睛戳来,岩田想不到楚芸竟然会反击,下意识的用手捂住双眼。楚芸这时眼前一亮,知道机会来了,只见她突然朝着岩田那中门大开的裤裆处伸出了纤纤玉手,隔着裤子放在了岩田凸起小弟弟上面「啊~ 」岩田惨叫出声,楚芸猛力收紧了她的手,握住小弟弟不停的揉捏。岩田感受着自己下身传来的温度,心里顿时凉了半截,遭了,那里被抓这下倒霉了。

  楚芸拉开了岩田裤裆上的天安门,小手伸了进去,隔着内裤捏住了岩田的阴囊。她先是用力的捏了一下蛋蛋,岩田痛苦的大声叫唤着,并配合的弯下了腰来。

  楚芸顺势扒下了岩田的裤子和内裤,小手直接握住了光溜溜黝黑的卵蛋。楚芸咬着嘴唇,水灵灵的大眼睛怒视着岩田,同时,抓着蛋蛋的小手使劲的掐捏着,完全不计后果,岩田几乎痛的要晕过去了。就这样捏了两分来钟,楚芸感到手有些痛了,于是就松开了握紧的小手。

  然而岩田的脸上只是露出了极其短暂的解脱。因为楚芸已经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他的两腿之间。用的是她脚上穿的厚重的中筒皮靴!

  岩田立即嘴巴张的老大剧烈的咳嗽起来,双手捂住了胯下并弯下了腰想要缓解疼痛。楚芸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用力的将岩田护裆的手拉开,又是狠狠的一脚踢在了上面。当岩田痛的再一次弯腰护住了要害的时候,楚芸走到了岩田身后,对着下垂的蛋蛋又是闪电般的一脚。

  岩田直接被踢倒在地,痛的满地打滚。楚芸则再一次用手抓住了蛋蛋,不停的抓捏。岩田竟然痛的大哭了起来。又这样的过了5分钟,看着岩田的蛋蛋肿的有之前的两倍大小了,楚芸满意的站了起来。接着用皮靴重重的跺中了岩田的胯下!

  「啊~ 」岩田痛苦的呻吟了起来,同时双手捂住了伤更累累的蛋蛋哀嚎着。

  这时楚芸突然间性感的一笑,随即一脚踢中了岩田的头部,岩田痛的用手护住了头。可是这正中楚芸的下怀,因为这样一来裆部就没了保护,就能够继续对脆弱的蛋蛋进行惨绝人寰的打击了。楚芸突然一脚猛地踩在了毫无防护的蛋蛋上面。

  岩田立即发出了一声可怕的惨叫声。楚芸丝毫没有顾忌的拉住了岩田的两只脚,然后右脚高高的曲起,对准阴囊重重的往下一跺!血肿的跟馒头似的蛋蛋哪里受得了这致命的一击?只听得『啪』的一声。右侧的蛋蛋就被楚芸坚硬的的皮靴跺爆了!岩田歇斯底里的惨叫了数声直接昏迷了过去。这时候房间外面突然响起了呜呜的警铃声。而此时旁边的野平也已经消失不见,估计是逃走了。

  楚芸知道得赶紧离开这里了,再看了一眼软倒在地奄奄一息的岩田,忽然间展颜一笑,只见楚芸脱下了脚上的皮靴和袜子,白嫩的小脚丫轻轻的踩在了岩田胯下那软塌塌的肉棒和瘪瘪的黝黑的阴囊间,用脚细细的检查了起来,此时阴囊间只能感觉到几团不规则的碎肉块,另一颗完好的蛋蛋被挤压进了盆骨之间,楚芸找到了之后,先用脚趾将蛋蛋扣出来,然后小脚丫就踩在了上面,光着脚踩蛋蛋比穿鞋更能感受到蛋蛋的娇弱和柔软。楚芸的脑海里面闪过了日军奸杀,欺辱华夏百姓时候的场景,顿时胸中一股无名火冒出来。

  「去死吧。」楚芸轻轻的闭上美眸,同时蛋蛋上的小脚丫猛的踩了下去,啪兹一声,踩爆了仅存的蛋蛋,昏迷中的岩田身体最后抽搐了一下,就再也不动了。

  堂堂血衣门一代猛男,就这样死在了女人的脚底。

  第六章丽雅的复仇(上)

  丽雅今年16岁,是一名正宗的华夏美女,她在12岁的时候家园就沦陷在了日本军队的铁蹄之下。父母被残忍的杀害,丽雅被俘虏,丽雅在离开家的时候含泪发誓将来一定要找到当初杀了她父母的那人报仇,于是她就只能忍辱负重的在日军中做一名慰安少女,一干就是三年。不过身负家仇的丽雅没有懈怠,她偷偷的跟着日军练习格斗技巧,学了一身的拳脚功夫。

  在日本生活的日子里,她也亲手杀死了不少对她图谋不轨的人,以至于现在,该军中没什么人敢招惹她了。这天,血衣门的将军永也来军中视察,无意中见了丽雅,顿时惊为天人,于是让该军司令员把丽雅调配到他门下来。

  第二天,丽雅来到了永也房间。刚刚看到侧脸,美眸立即被愤怒所替代,这张脸她太熟悉了,化作灰也认得。不就是当时杀害她父母,侵占她家园那支日军的指挥员吗。

  永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美女,鹅蛋般的脸蛋仿佛一只熟透的红苹果(气的),飘逸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看上去十分诱人,身上穿着一袭带丝边的华丽衣裙,裙摆长的几乎要拖到地上,由于她进门的时候脱了鞋所以此时是光着脚,白嫩纤细的脚趾头俏皮的从裙摆间探出,显得极其可爱。

  胸前仿佛参加西方晚宴的贵妇人一般高贵优雅。女孩的身材发育的极好,前凸后翘,胸前一对乳鸽随着呼吸的频率轻微的上下跳动着,若隐若现。永也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本来还是比较严肃的面容瞬间就换了一个色迷迷的表情,操着半生不熟的中文道:「哈哈,美女,是不是很寂寞啊,要不要爷来好好伺候伺候你?」

  那猥琐的流氓表情展露无遗。丽雅冷冷地盯着永也,心中暗中盘算着接下来的复仇计划。看到永也淫笑着渐渐朝自己走来,裤裆处早已经急不可耐的撑起了小帐篷,眼前一亮,她故意装做一副迎合的样子,等到永也走到了离自己三步远的时候双手忽然一解裙子上的系带,白色的长裙就哗啦一声掉到了地上,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短裙和两条修长白嫩的美腿。永也的顿时被这刺激的一幕撩的心头火起,下身仿佛被火烧一般灼热。忙迫不及待的脱下自己的裤子,将一根巨大的肉棒伸了出来,目测过去足足有20厘米长!孤傲的在永也的胯下耸立着。

  肉棒之后,两个饱满硕大的蛋蛋吊在黝黑的阴囊间吊在下面不停的晃动着。

  永也并没有对在美女面前暴露家底而感到任何羞耻,反而十分自豪的道:「哈哈哈!怎么样啊美女,想不想让哥哥用兄弟来好好的抚慰你一下呢?刚好老子的兄弟好久都没有爽过了。」永也放肆的大笑起来,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天籁般轻柔的女声:「很好笑吗?」下一刻,永也就感到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突然撞上了自己的兄弟,随后就是一阵难以言状的痛楚直冲大脑。

  永也瞬间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弯下了腰来,却看到自己的胯下多了一只粉雕玉琢的小脚丫,脆弱的两颗蛋蛋此时正托在脚背上面。光滑柔嫩的小脚不停的挤压着蛋蛋,永也痛的惨叫了一声,勉强支撑着身体没有倒下去,一边抽着冷气一边道:「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踢我蛋蛋?」第七章丽雅的复仇(下)

  「为什么?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自己清楚!」丽雅冷冷地道,脚上却毫不留情的挤压着卵蛋。「嗷!」永也痛的眼泪都出来了,他颤抖的道:「美…美女…你先放开我,我真的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还装傻?」丽雅咬牙切齿的道:

  「三年前,华夏,赵家庄。」

  「啊,你是那个逃脱的小女孩!」永也终于想起来了,惊呼道。

  「哼哼,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当初你残害我们的时候杀的很爽吧,今天我就把这些都还回来!替父老乡亲报仇雪恨。」「不要啊!!」永也这回真的是怕了,高声的嚎叫了起来。

  「骨气!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吵!」丽雅狠狠的道:「放心,我不会让你轻易的死掉的,那太便宜了你,我会让你尝尝你给我们村人带去的痛苦。」丽雅笑道,在永也的眼中却成为了恶魔的笑,虽然柔美,却说不出的刺耳。

  丽雅盯着永也胯下的巨物,毫无预兆的又是一脚踢来。这回是白嫩灵活的脚趾直接命中蛋蛋。丽雅这几年在军队里锻炼腿部力量很是不弱,又是胜怒之下用劲很大,阴囊被踢中的部位几乎凹陷了下去,蛋蛋几乎被强劲的力道踢飞。等到蛋蛋弹回到本来的位置的时候,一股钻心的疼痛简直是要了永也的命。「嗷嗷嗷嗷嗷嗷嗷。」

  永也尖声惨叫着,头上斗大的冷汗不断冒出,痛苦之急。好在永也也是血衣门出来的,身手高强,抗击打能力一流,换个人挨了丽雅这强劲的一脚估计得蛋碎人亡吧。不过这一脚也将永也心里压抑已久的兽性彻底激发了出来,他强忍着排山倒海的疼痛,也不管前面的是娇滴滴的少女。

  冲上前去对着丽雅就是一顿老拳挥出。丽雅细皮嫩肉的可不敢挨上一下,凭借着过得去的身手,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几记必杀重拳。随着二人实力和体力上的差距越来越明显,丽雅很快就要抵挡不住潮水般的攻势,随着她集中全部注意力躲过了永也势在必得的连续摆拳,脚上却给拌了一下跌倒在地。

  「臭女人!竟然敢踢老子卵蛋!看我一拳打碎你脑袋!」永也恶狠狠的盯着丽雅,猛力的一拳狠狠朝地上的丽雅打过去,毫不怀疑要是打中了的话丽雅不死也得重伤。

  永也光顾着注意自己的拳头了没看到丽雅的左腿突然间毫无预兆的弹了起来,狠狠的朝着永也空门大开裤裆方向踹去,仿佛练习了一百次光滑柔软的小脚丫与永也的阴囊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一阵剧痛使永也的拳头打到一半就不动了停了下来,然后惨叫一声直接向后倒去,这一脚虽然没有之前几脚那么狠但也痛的永也够呛。

  丽雅看见永也摔了出去没有停止攻击,娇喝了一声冲上前去对着伤痕累累的蛋蛋就是一阵惨绝人寰的猛踢,「这一脚是替爸爸妈妈踢的。」啪!「啊啊啊…」,「这一脚是替父老乡亲踢的」啪!「嗷嗷!」房间里到处回荡着丽雅的娇斥声,踢蛋蛋的声音和永也的惨叫,持续了有十几分钟。

  丽雅终于踢累了停了下来,永也已经被丽雅强有力的小脚丫虐待的爆了精,两颗蛋蛋高高的肿起,还好丽雅是光着脚踢的,要是穿鞋的话估计永也的蛋蛋已经被踢爆了!永也此时已经呕吐的满地都是,眼睛翻白,嘴角还残留着点点白沫,整个脸色都憋成了紫酱色,狼狈不堪,似乎随时都会休克过去。

  丽雅将一只粉嫩的小脚丫伸向了永也胯下软塌塌的阴囊,放在了蛋蛋上面,柔软的脚底踩住了左侧的蛋蛋。丽雅感到一个软软的肉团在自己的脚底滚来滚去。

  稍用力一碾就顺着力道软下去了。丽雅狠狠的看了永也一眼,一脚踩了下去。本来想踩爆这个蛋蛋彻底的废掉永也,不想蛋蛋的表皮十分光滑,一用力就从脚底滑了出去,这一脚踩在了空处。「嗷!!别…别这样!我的蛋蛋!要爆了!」永也已经是痛的汗如雨下,浑身抽搐着无力的呻吟着。

  丽雅重新将脚丫踩在了蛋蛋上面,先是轻轻的碾踩了几下,将蛋蛋踩的微微变得扁平,然后右脚高高曲起,脚底对准了那个蛋蛋,然后娇斥一声,猛地往下带着千钧的力道狠狠的将那个蛋蛋挤扁,踩烂,啪的一声爆在了阴囊里。

  「啊啊啊啊啊!!!」剧痛使得永也向天嚎叫数声就歪着头陷入了昏迷之中。

  可是丽雅并不打算放过永也最后的蛋蛋,只见她再一次将小脚丫踩向了阴囊,五根嫩白的脚趾头一点一点的碾着阴囊,很快就找到了另一颗完好的蛋蛋。为了防止蛋蛋从脚底滑脱,丽雅聪明的用脚趾固定好了蛋蛋的位置,然后才整个脚掌踩上去。

  她最后冷冷的看了永也。娇声说道:「跟你的蛋蛋说再见了。」说完娇斥一声,小脚丫使命的踩了下去。强劲的脚力直接将蛋蛋压的扁扁的,只听「噗!」的一声响,永也的蛋蛋被丽雅的致命美脚踩爆了!昏迷中的永也身体猛的颤动了几下就彻底的断气了。

  第八章血衣门的覆灭

  血衣门下的高手连续死了两个,侥幸逃脱的野平也是身受重伤,诊断为阴茎和阴囊内的软组织挫伤并最终於血出现了肿块。血衣门被不明力量迎头痛击,损失惨重的消息让日军方面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恐慌,鸡飞狗跳说不上但在华夏的侵略行动比之前要低调了不少。

  却说楚芸成功混入日本军中开始从事间谍工作并取得了一番成绩,而她本人也凭借着美貌和能力获得了慰安妇阵营中的一致认可。特别是几个以丽雅为代表的华夏女孩,更是和她关系很好。她们几乎都是被日军侵害,被迫放弃家园到这里来的,都是背负着仇恨。

  一天,楚芸接到华夏方面的情报,根据她提供的消息,华夏军方派出了特战部队一举捣毁了日军的窝点,歼敌无数,特别值得高兴的是消灭了大量的血衣门人员,并且血衣门主也在这场战役中被俘虏,血衣门高层人员中除了在养伤的野平其余的尽数被灭这么一来,血衣门损失惨重,再也无法集中起有生力量来了。

  不过野平却还在存在,而对于像他这个档次的高手而言只要有一口气在就未尝不会东山再起,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将其杀死灭口永绝后患。但此时的野平在日军大部队的后方,且受到了层层防护,华夏军方不好下手,只能将这个任务交给卧底在日本军慰安妇中的楚芸手中,让她暗中找机会干掉野平。

  却说野平这几天一直闷闷不乐的,被司令员臭骂了一顿不说,自己的下面虽然保住了但段时间内不能够行事,看着那些个任君品尝的慰安妇们碰不了,这对于野平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而且还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就往卫生院跑,这对于自己来说就是个不大不小的耻辱,心情能好才怪呢。好在卫生院的护士换成了一个很养眼的美女,跟那个踢他蛋蛋的楚芸绝对是一个级别的,这才让他好受了些。

  正当他还在yy着突然间一只穿着纯白色瓢鞋的小脚丫印入了眼帘,径直朝着两腿中间的裆部飞去。野平瞪大了双眼,想要加紧大腿但为时已晚,白嫩小脚准确的命中了私处,随即野平感到自己的下体一阵微微的酸痛传来。好在为了更好的防护受创的下体,野平在内裤和裤子之间带着一个护裆,所以这一脚虽然说命中了蛋蛋,但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那个美丽的护士诧异的看了野平一眼,按道理说这个男人的蛋蛋受伤,被她这么一踢就算不倒地也会痛的大叫吧,怎么会跟完全没有事一样?她不信邪的偷偷绕到野平的身后,趁他没有反应过来对着他分开的两腿之间又是一脚。

  这下子她看的很清楚,脚上的瓢鞋的鞋头毫无阻碍的命中目标,还陷入了裆部之间。按道理来讲不论再怎么强壮抗打的男人肯定会痛的不行。可是再看野平的反应,只是眉头稍微皱几下就没事了。仿佛只是在他身上轻轻的打一下一般。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两下却是成功激起了野平的怒火,被那个慰安妇贱人踢也就算了,你一小小的战地护士也敢踢我?真当老子好欺负,随便一个女人都能踢蛋蛋啊!野平大骂了一声就摩拳擦掌的想要和护士女孩讨个说法。

  不像女孩不为所动,反而是趁着野平目光直视女孩脸上的时候小手在下面一把掏住了野平的裤裆,这下子女孩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两下没有效果了,原来是带着护裆啊。而野平的心里已经是惊悚不已,被抓住了裆部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啊,看来接下来又要不好过了。

  果不其然,护士女孩的小手伸进了裤子里面扯掉了护裆,顺道扒下了野平的外裤,防御就这样被破坏了,然而下一刻,一只柔嫩的玉手已经隔着拳击短裤抓住野平的蛋蛋了。「哦!」

  野平痛苦的哼叫出声。野平的蛋蛋是受创状态,轻轻的一捏就能让他痛苦不堪。不过女孩显然不想就这样便宜他,她很快就放开了手,同时右腿猛地抬起,狠狠一膝盖就撞进了野平脆弱的裆部。「嗷嗷嗷!」野平的惨叫声瞬间凄厉了起来,浑身上下都在不停的抖动。

  「啪啪啪…」女孩不停地左右腿交替的顶着野平的蛋蛋,看似没怎么用力实际上这种连续的攻击却给野平带去了无尽的痛楚,他已经叫的声音都嘶哑了,斗大的汗珠顺流而下,很快就浸湿了衣衫,哪里还有一点血衣门高手的风范。渐渐的,野平颤抖的双腿支撑不住率先软倒,带着野平的整个上半身都软软的滑下去,最终跪在了地上。

  这么一来,倒是不方便女孩像刚才那样用膝盖攻击蛋蛋了,可是这样一来,用脚踢的话却是再适合不过了。女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计谋得逞的冷笑,邪恶的弹起一脚,目标直指野平伤痕累累的胯下,嗷!!!野平被这致命的一脚直接踢倒在地无法动弹了。

  「丽雅干得好!」门外忽然走进一人,原来正是先前差点废掉野平的楚芸。

  她一脸笑意的来到徒劳着躺在地板上的野平面前。野平惊恐的闭上了眼,他可是怕了这个恐怖的女孩了。楚芸没有丝毫怜悯的对着拳击短裤就踢了一脚。嗷!野平惨嚎一声又开始抖动起来。

  随后楚芸竟然用脚一鼓作气的朝着野平的裤裆猛踢,坚硬的宪兵皮靴每一下碰触都能发出一声巨响,不过野平的惨叫声竟然越来越小,到后来表情也不再那么痛苦,原来是蛋蛋上的神经已经被踢得麻木了,已经感觉不到多大的痛楚了,野平甚至还不由自主的尿了出来。「啊!」

  楚芸尖叫一声,看着溅到鞋子上的尿液就是一阵愤怒,恶狠狠的看着地上完全不明所以的野平「给他注射神经增强素。」旁边的丽雅应了一声,随手扒下野平身上仅存的拳击短裤,拿过一个针筒对着屁股就扎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野平的身上开始渐渐的泛红,连沉寂已久的老二也开始复苏,逐渐生长了起来。要知道这个神经增强素是让人感觉更加敏锐,足足达到原来的两倍,也就是说,现在野平将会感受到平时两倍的疼痛,这要是踢一下蛋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能直接休克过去。

  等到野平弄明白已经晚了,因为此时一只穿着黑色短靴的小脚已经钉在了他下体的蛋蛋上面,并且还在不停地碾动着。「嗷嗷嗷嗷嗷!!」野平发疯一般的惨叫着,不停的在地上打滚,接下来的几分钟,对于野平来说简直就是修罗地狱。

  两个女孩轮流的用手,脚,膝盖等部位不停地折磨着野平的蛋蛋,手段之狠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丽雅甚至还用脚和膝盖居高临下的砸着蛋蛋,这简直要了野平的小命了。

  野平被折磨的晕过去醒过来晕过去醒过来了好几次,等到二女玩累了野平已经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下体则是惨不忍睹的景象,两个重创的蛋蛋肿的好像馒头似的。阴茎也如同折断一般的耸在边上。楚芸最后将她的宪兵短靴踩在一个肿大的蛋蛋上,脚下用力一踩啪兹一声踩碎了这颗蛋蛋,丽雅也如法炮制的踩在蛋蛋上用力一脚踩下去噗哧一声另一个蛋蛋也爆在了她的鞋底。二女最后还意犹未尽的在他下体上猛踢猛踩,直到变得血肉模糊了才停下,而此时的野平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至此堂堂血衣门在一夜之间彻底覆灭,而失去了血衣门的日军就好像掉了牙的猛虎一般,虽然数量多但已经不是华夏的对手。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华夏方面军在各地与日军发生决战,皆大胜,彻底的破了日军侵华的美梦。

  1945年8月的某日,随着最后一名登陆华夏的日军被歼灭,同一时刻日军对华夏宣布无条件投降,至此持续了八年的抗日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完】

字数11821

描述
快速回复

回復帖子禁止单独使用表情灌水回复,回復相同內容例如2048每日不得超過30貼
验证问题:
邮箱前请不要加www.否则收不到激活邮件,正确范例123456@gmail.com 正确答案:好的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